新闻中心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新闻 -> 非标全拆解:究竟萎缩了多少?

非标全拆解:究竟萎缩了多少?

发布时间: 2014-08-30 19:58

从资产端和资金端,估计今年上半年非标存量萎缩2万亿左右;从资产端,估计前7个月非标萎缩2.7万亿左右。上半年社融非标缩减1.25万亿,股票质押缩减0.35万亿左右,银行理财投非标缩减0.6万亿左右,银行表内投非标缩减0.44万亿左右。过程:第一,对非标在各类资金和资产的分布进行全拆解;第二,资产端,从社融非标和股票质押缩减规模着手;第三,资金端,从银行表内外非标投资的规模、渠道、报表科目着手。

我们知道,今年以来货币和社会融资增速的连续下滑和失速,主要是由于非标(本文均指狭义非标,即基础性非标债权,不含股权投资、嵌套资管产品)的萎缩,而表内贷款是较为平稳增长的。截至7月,贷款连续10个月对M2增速贡献率超过100%,今年贷款占新增社融比例也连攀新高,目前已连续3个月超过100%。

金融去杠杆、非标严监管,直接导致(非标之前的膨胀本身也是重要因素)了社会信用的收缩,与股债爆雷、金融市场避险情绪上升有直接关系。那么,今年非标萎缩了多少呢?

数据来源: Choice,大伟宏观策略

数据来源: Choice

非标全拆解

要估测非标萎缩了多少,首先得知道原来有多少。据我详细估算,无论从资金端还是资产端,2017年底非标总量在40万亿左右。更有技术含量的是,在资金端将券商基子信托保险四大类资管的非标投资全拆开、将银行这个最大金主的非标投资还原出来,具体见6月11日发布的、全市场唯一对非标完成暴力全拆解的《40万亿非标终极暴力大拆解》

资产端估计

先看资产端社会融资中的非标,2017年底,委托贷款、信托贷款、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存量分别为13.97、8.53、4.44万亿,合计26.94万亿,占全部非标约68%。2018年6月底,三者存量分别为13.17、8.35、4.17万亿,合计25.69万亿,比去年底缩减1.25万亿。7月底三者存量分别为13.07、8.23、3.89万亿,合计25.19万亿,比去年底缩减1.75万亿。社融非标6月底和7月底存量比去年底萎缩比例为4.64%、6.5%。

如果假设社融以外的非标规模萎缩幅度与社融非标基本一致,按社融非标占比,则今年上半年全市场非标萎缩约1.84万亿,前7个月萎缩2.57万亿。其中一季度社融非标萎缩0.13万亿,全市场约0.19万亿;二季度社融非标萎缩1.12万亿,全市场约1.65万亿。非标的萎缩主要发生在二季度以来,特别是5月以来,与资管新规落地有关。

数据来源: Choice,央行

据交易所数据,2017年底场内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待回购金额1.62万亿(场外股票质押融资基本通过信托贷款、委托贷款等,已在社融中体现)。假设整体质押率保持一致,则今年3月底、6月底、7月底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规模分别为1.59、1.3、1.26万亿,比去年底分别萎缩0.03、0.32、0.36万亿;股票质押6月和7月底比去年萎缩比例19.75%、22.22%。若考虑到质押回购新规、非标监管、A股熊市,质押率大概比去年低,那么股票质押回购这块非标的萎缩规模和比例可能更高。

数据来源: Choice,大伟宏观策略

资产端非标,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规模萎缩幅度明显高于社融非标,容易理解,因为股市流动性和正反馈效应比实体经济强。其余非标,明股实债、委托债权、应收账款等,明股实债占大头,它的萎缩比例如何?未见相关统计数据。明股实债在地方政府相关融资和私募备案方面受到一些限制,监管强度上可能与社融非标差不多,不过明股实债大多期限较长,所以推测其规模存量萎缩幅度可能略低于社融非标。

股票质押萎缩幅度高于社融非标,明股实债估计略低于社融非标,综合而言,全市场非标萎缩比例应与社融非标差不多。根据社融非标占比及其萎缩规模的推测结果,考虑股票质押,估计今年上半年全市场非标萎缩规模在2万亿左右,前7个月在2.7万亿左右。

资金端估计

再看资金端,到目前还未见到今年上半年非标投资相关的直接数据,但仍有不少线索。

7月20日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《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答记者问中提到,银行非保本理财2018年5月末余额为22.28万亿元,6月末余额为21万亿元;银行理财非标投资比例15%左右。假设保本理财规模与去年大体持平,则估计6月底银行理财总规模28万亿左右,银行理财投非标4.2万亿左右,比去年底的4.79万亿萎缩0.6万亿左右。

数据来源: 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,银保监会,大伟宏观策略

银行表内投非标萎缩了多少呢?首先要弄清楚两个问题,表内非标投资通过什么途径、在哪些地方入账。银行表内投资非标,是通过银行或非银同业金融机构,目前基本上都是非银机构;银行报表上记录在几个投资类科目,但宏观上基本都体现在金融机构信贷收支表“股权及其他投资”科目。

2017年底,股权及其他投资规模为21.76万亿,今年6月和7月底为21.05、20.75万亿。看前面的40万亿非标全拆图,2017年底表内非标投资13.6万亿左右,占股权及其他投资比例62.5%。假设这一占比至今不变,则估计今年6月和7月底银行表内非标投资规模为13.16和12.97万亿,比去年底萎缩0.44万亿和0.63万亿。加上理财萎缩的0.6万亿左右,估计今年6月底银行表内外非标投资比去年底缩减1.04万亿左右。

数据来源: Choice

2017年底,银行表内外投资的非标18.39万亿左右,占全市场40万亿左右非标的46%。根据前面的全拆解图,资金端其余的非标投资方是券商资管、基子专户、信托、保险、私募基金、非资管类委托贷款委托人,其中券商、基子、信托受到的监管限制力度与银行非标投资大致差不多;私募(明股实债)和保险非标大多期限较长,估计萎缩速度略慢于银行投向的非标;非资管类委托贷款未受到针对性监管限制。

资金端其他类非标规模萎缩幅度若与银行非标一致,则按银行非标占比,估计上半年全市场非标萎缩2.26万亿左右。根据私募、保险非标萎缩幅度略低于银行的估计、非资管类委贷未受限,大致估计全市场非标萎缩2万亿左右。还可参考券商资管、基子专户、信托的规模变化及其2017年底非标投资比例,提供更多验证。

无论从资产端还是资金端,都估计今年上半年非标债权萎缩幅度在2万亿左右。